申請外勞
2019-05-10
「咦,這是妳自己請的喔?」
「是呀!」
「不是啦!阿嬤,妳要跟人家說,這是社會局來的啦!」弘道老人基金會新北服務處照顧祕書廖菊圓,每次陪老人家出去散步、看病或購物,總會遇到鄰里、路人這麼詢問。

台灣人對於外籍居家看護並不陌生,反而是對本國籍居家看護感到好奇,「你怎麼請得起?」這可能是大家第一時間的反應。「我們是居家照顧服務員(居服員),阿公、阿嬤,你們有需要也可以找社會局或長期照顧管理中心(長照中心)喔!」廖菊圓總是不厭其煩解釋,因為真的很少人知道居服員居家看護這個重要角色。

照顧服務員(照服員),簡單來說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長期照顧專家,可以在機構裡或是到被照顧者家中提供服務。至於服務費用,目前是以稅收支應,具備申請資格者,依失能程度可分別核定每月約二十五至九十小時的居家服務,政府最高可補助每兩小時兩百元。十年來,台灣已經訓練出八萬個照服員,卻僅僅只有約八千人留在居家服務崗位上。

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、新北市身心障礙者福利促進協會總幹事涂心寧說,直到現在,居家服務人力依然嚴重不足;二○一五年上半年只比前年年底多四百人,卻要分派到一百七十五個提供服務的單位,服務對象超過四萬人,「接客戶真的接到手軟!」

「請外勞外勞仲介也是不得已的,台灣居家看護貴!」這是許多民眾的既定印象,不僅如此,台灣失能人口的成長速度,遠比服務人數增加的速度快。「更何況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居家照護這樣的資訊!」涂心寧語重心長說。

用心貼近長輩生活

「我真的好喜歡、好喜歡這份工作,」廖菊圓說,「如果早一點知道有這種工作就更好了!」不少人認為照服員的工作很辛苦,但廖菊圓卻覺得很有成就感。
一位八十多歲的阿嬤,由於行動不便,養了隻烏龜陪伴,沒多久小烏龜長成大烏龜,還享有跟阿嬤同睡一張床的福利,阿嬤也因此有一個可愛的暱稱叫做「烏龜阿嬤」。有一段時間烏龜阿嬤過得很辛苦,她不方便自己洗澡,又不願意讓其他人碰觸她的身體,之前的照服員苦勸無效,只好放任她身上長滿了垢。

「妳不用管我啦!」一開始,烏龜阿嬤也拒絕廖菊圓,但廖菊圓不斷嘗試與阿嬤拉近關係,終於讓她「擦到」阿嬤的身體,因為直接擦硬皮會痛,廖菊圓與督導討論後,先用凡士林抹搓,讓硬化的手背皮膚變軟。終於,阿嬤同意讓人繼續「下手」,清洗全身。

烏龜阿嬤在廖菊圓的照顧下,天天洗澡,原本全身硬皮和異味不復存在,肌膚變得白泡泡、幼咪咪,住在其他縣市的外甥女看到烏龜阿嬤這麼大的轉變,感動不已。卸下心防的阿嬤也坦承,其實一開始是因為身體太髒,才不願意讓人碰。
愈來愈了解阿嬤想法的廖菊圓,更加「得寸進尺」,藉由阿嬤對烏龜的愛,要求她高舉烏龜,當成每天的重量訓練,並且要她自己吃飯、餵食烏龜,以增強老人家的活動能力。

扭轉既定印象

目前的居家照顧服務補助還是不敷使用,且除了經費嚴重不足,還有留住人才的大問題。

「更好的薪資福利是基本要求,」李玉春說。過去,多半採取時薪雇用制,流動率高,且大部分是中高齡或再就業的勞工才願意投入;要改變現況,應該要能提供月薪制或其他更穩定的薪資模式與福利。

另外,提高照服員的專業地位,並提供升遷的職涯選擇也同樣重要;就像護理師,由於台灣民眾觀念改變,認同他們的專業、尊重他們的工作,且隨著年齡、資歷增長,可以晉升為護理長、督導及教師等工作,如此一來才能夠留住有熱忱的工作者。

照服員是個好工作?

當愈來愈多年輕人願意加入照服員的行列,對於工作內容,反而需要有更清楚的認識。

許多民眾誤以為居家照顧工作「很簡單」。弘道老人基金會督導李惠美說:「這可是大錯特錯!」

李惠美舉了個例子,她在大學演講時,詢問現場的學生,如果照服員平均時薪較一般工作高,是否願意加入這份工作? 舉手表示願意的人,大多認為時薪高又只做打掃、洗澡等工作,「不錯賺!」

可是當她進一步詳述照服員的工作內容,例如:申請居家服務的,可能是六十五歲以上的失能長輩,或五十歲以上的失智長輩、身心障礙者或身心障礙小朋友,所以至少得學會如何服務四種類型的族群,以及不同的互動技巧。再者,還要因應個別環境提供不同的服務,「我只給你兩週(九十小時)的時間練習!」聽到她這麼說,學生頓時面露驚嚇,而且這一次沒有人舉手,也不再以為這是份輕鬆賺的工作。

李惠美表示,照服員需要具備高度專業技巧,還要有足夠的耐心、體力以及學習應變互動的能力。這麼說不是為了嚇唬年輕人,而是她認為,應該重新塑造照服員的形象,專業才能夠受到肯定。

所以,不妨重新思索這個問題:照服員是中高齡、再度就業婦女或經濟弱勢族群才要做的工作嗎?

居家服務不好用?

林依瑩也說,「即便居家服務是長照政策最主要推動的服務,但直到現在,台灣居服員與外籍看護的比例,是八千人對二十二萬人,服務人數最多也只有四萬人,最主要的問題就是,一般民眾認為居家服務不好用。」

開始承接居家服務的弘道老人基金會,也面臨相同處境,不少家庭還是習慣聘僱外籍看護;即便居家服務有政府補助,但只要外籍看護一到,就會決定結束居家服務。

二○○九年林依瑩到丹麥等北歐國家參訪時,發現北歐的居服員是社區巡迴走動式服務,一天最多可以到一個長輩家七次。

「其實特別的是台灣,特別僵化!」傳統的居家服務,若核定一天兩小時,會規定居服員必須在時間內完成所有服務。但實際狀況可能是,居服員幫一個獨居老人換尿布,下一次更換則是隔天,若是遇到週末,可能要等到三天後才會再去;又好比說,吃藥不可能集中吃,這樣一來,無法記得或自行服藥的長輩,就無法定時服藥。

https://www.pine-apple.com.tw/article-service.html

Top